东京后乐园初级赛事气氛热烈 范志良KO日本拳手

2019-03-29 20:33:49 围观 : 60

东京后乐园初级赛事气氛热烈范志良KO日本拳手

  后乐园剧场、有明竞技场、两国国技馆、日本武道馆、代代木体育场、东京巨蛋——甚至是代代木国立竞技场……在日本的东京有很多的地方可以打职业拳击/搏击比赛。但是要说到圣地,那前三家最为重要,而其中位于东京巨蛋旁边的后乐园剧场是最为古老,也是最有历史感的格斗圣地。

  后乐园剧场始建于1962年,有1403个固定坐席,可以最多容纳2005人观赛。夹在日本赛马协会的赛马投注场和东京巨蛋棒球场之间的这座6层楼中第五层的剧场,几乎365天天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活动,其中又以格斗赛事为主。

  5月30日,在后乐园剧场。由日本DANGANG作为推广人,一家中国华侨芝山斌开的金融支付公司CHINA PAYMENT GATEWAY作为赞助商,共同主办了一场《日中决战》职业拳击赛事。

  在这场中日之间全部为4回合的初级职业拳击对抗中,来自中国西安王者和大连鹰图腾俱乐部的6名初级职业拳手和日本拳手进行了较量。结果除了大连鹰图腾的范志良在第一回合1分28秒KO了对手西泽匠之外,其余5场比赛,中国拳手都纷纷落败。这一结果也符合职业拳击——推广人的主赛拳手胜率都会在80%以上的定律。

  虽然输掉了比赛,但是这次的日本参赛经历对于这些中国小将们来说,都具有非凡的意义。因为他们真实地在国外感受了职业拳击是怎么回事,特别是草根的职业拳击是怎么回事。当天后乐园的上座率达到了8成以上。在东京的大量中国观众也赶到了现场,为来自母国的拳手加油助威。

  范志良来自大连鹰图腾俱乐部,他今年27岁,打过两场职业拳击,战绩是1胜1负,还参加过两次自由搏击的职业比赛。在中国无论是职业搏击还是职业拳击,范志良还都只能说是一名初级涉猎者。

  他的对手西泽匠已经30岁,这次是新秀战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西泽也并非是什么高等级的拳手,毕竟一般日本的职业拳击选手都会是18岁开始新秀亮相,好的拳手23-24岁都开始要打头衔赛了。而西泽匠这样30岁还只能打C执照的拳手,只能说是爱好者而已。

  结果开场后,果然范志良在打击的力度和频率上很快占据了上风,他的拳又狠又重,每一拳都带着闷响擂在了西泽匠的身上,对手几无还手之力。1分左右,范志良以凶狠的右拳将西泽击倒在地,强读了8秒。西泽站起来后,又挨了一顿组合,直接倒地,就此被KO。

  现场中国观众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,而日本记者们也对中国拳手的表现另眼相看,一度认为中国这次来的拳手的水平不低。

  苏超凡是西安今年刚刚成立的王者俱乐部的拳手,他只有17岁,这次在日本是初次上职业擂台的新秀。

  苏超凡的对手高桥克俊已经32岁,打过10场职业比赛,5胜5负,按照日本的规定,他是B级执照拥有者(日本分为S\A\B\C四个级别)。但是32岁才打了10场,还是50%胜率。实际上已经是没有什么发展前途的选手,连日本国内的职业排名圈都进不去了。

  第一回合双方的出拳差不多,苏超凡的技术很好,连打流畅,命中更多,占据了优势。但是作为一名17岁的年轻选手,他犯了所有业余拳手进入职业后的通病,那就是没有职业拳击的体能,又在前面过度兴奋,在第一回合就耗尽了所有的体能,

  第三回合,苏超凡坚持了30秒后就只能靠搂抱来限制对手的进攻了。在遭到裁判不断的警告,又踉跄着连续中拳后,裁判宣布了RSC,苏超凡被对手第三回合2分11秒TKO。

  晋敦顺是中国奥运体系的青年赛冠军,他今年22岁,职业战绩3战2负1平。曾经在第二场比赛去泰国挑战过WBC的世界青年金腰带,打满12回合一致判定落败。晋敦顺的对手木元绅之辅的职业战绩是1胜1负,不过来自渡边拳馆的他有过25场以上的业余战斗记录,也算是有一定擂台经验的拳手。

  比赛一开始,双方就进行了激烈的对抗,晋敦顺连续拳多,但是准确性一般,空拳多,直接有效的有力打击不够。

  第二回合,对手后退中,晋敦顺突然上前打得对手一个晃,幸亏有护绳阻挡,没有倒地。但是晋敦顺没能把握住机会,将对手KO,对手缓过来后,用前手点不断获得命中。晋敦顺同样出现了业余奥运拳手打职业后的体能问题,开始以搂抱限制对手出拳。

  第三第四回合,晋敦顺再次不断吃直拳,他的拳虽然多,组合也打得利落,可是有效果的命中比较少,耗费了不少体力。其实以晋敦顺的条件,本来可以用臂展和前手拳将对手顶在外围,但是他的前手拳在虚实结合和力量上都不足以做到这一点。

  第四回合,对手以右手小勾,在贴靠中占了不少便宜,两人再次进行了激烈的拼打。晋每次退出都会吃对手的回追亏,甚为可惜。

  杨烁也是17岁,曾经拿到过2015年的全国奥运体系青年比赛第二名,这是他的职业首战。

  一上来,杨烁就发动了迅猛的进攻,他的拳很重,进攻猛烈。但是吉村很有经验地抱紧了拳架,让杨烁的进攻都打在了自己的小臂上。杨烁看起来很凶猛,但是不足以打开对手的防守。特别是他1、2出拳后,手始终是放下的,没有回到腮边防守,还是业余奥运打法。结果被对手连续打防守反击,很快就被击倒在地,强读了8秒。

  站起来后,杨烁又连中对手的有效打击,在本回合结束前,他再中一个上勾。裁判见差距过大,在2分23秒宣布了RSC,杨烁被TKO。虽然杨烁认为自己还能再战,但是在他已经中了5-6拳无遮挡重拳的情况下,日本裁判出于保护年轻拳手的愿望,做出这样的判罚是合理的选择。

  孙占国被认为是这次来日本的6名初级拳手中实力最好的一位,他曾经做过马一鸣和刘永才的陪练,意志品质好,拳也很重。

  孙占国的对手石川这场比赛是新秀战,他只打过25场左右的业余比赛,看起来技术不错。

  没想到,这场比赛结束得很有戏剧性。两人一个照面,石川一个前摆后直,直接击中了孙占国,孙占国向后倒地,没出一拳就被强读了8秒。站起来后,当值裁判直接就宣布了比赛RSC,判了孙占国TKO。

  从比赛的角度看,这个打击并不是很重,孙占国完全可以继续比赛,但是当值裁判认为孙占国有些愣神,连比赛的意识都没有,一上来没拳架就被击倒,所以很快就判了。

  此前1胜2负2平成绩的孙占国赛后很不甘心,他的这第三败还没打就结束了。但是作为职业拳手,上了擂台就要集中注意力,否则被裁判判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  薛彦斌此前打过3场职业比赛,战绩是3战3负,他的对手松本北斗这是职业首战。

  比赛开始后,同样来自于西安王者俱乐部的薛彦斌比起另外3名师兄弟来,拳架搭得更严密一些,双方第一回合进行了交叉互拼。

  第二回合,薛彦斌看准一个连打,将对手击倒,强读了8秒。这本来是非常有利的领先。当对手倒地后,薛彦斌兴奋地跳起来高举右臂进行了庆祝欢呼。但是,这是一个不冷静的表现,因为对手只是被击倒强读,但是远未被击败。这种起跳导致心态起伏,也浪费了体能。

  果然对手站起来后,薛彦斌就开始陷入了业余拳手的那种3回合后半程体能危机,甚至拍子木响了,他都以为这一回合是结束了。最后两个回合成为了薛彦斌最难熬的6分钟,他不断以大摆拳打出无效的反击,然后搂抱对手延缓出拳节奏。而松本北斗持续地进攻,进攻,以中规中矩的进攻完全控制了比赛。薛彦斌好不容易才等到了比赛结束。

  最后,虽然薛彦斌获得了一次击倒对手的第二回合拿到2分,但是3名裁判把其他3个回合都被判给了对手,薛彦斌只能收获个人的第四场失利。

  从整场比赛来说,这是中日较为初级的职业拳击手之间的一次较量。中国有2人是首战新秀,日本有3人是首战新秀。

  中日双方拳手里都没有什么太强太过的选手。日本拳手的力量和拳重都很一般,只是韧性更好一些,但是他们是按照职业拳手的方式训练出来的。而中国方面王者俱乐部的拳手普遍缺乏职业拳手的体能,毕竟这家俱乐部在4月才刚刚成立。不过据说王者方面已经聘请了菲律宾教练,准备开始抓职业拳击的正规训练。

  大连鹰图腾俱乐部作为国内比较知名的职业拳击俱乐部,其职业拳击的训练还是在国内较为领先的,范志良的打击力度和频率以及经验都说明了这一点。可惜地是,孙占国上来注意力不够集中,结果被21秒秒杀了,他的经历应该值得更多的总结。

  日本作为职业拳击先进国家,比起中国来有着深厚的底蕴。比如日本职业拳击管理机构JBC成立于1952年,比WBC都早11年。现在在日本全国各地有200多家拳馆,在17个级别有2000名以上的注册职业拳手,还有上百名其他国家的职业拳击签约了日本拳馆,在日本发展。每年日本举办的职业拳击比赛多达500多场。到5月30日为止,日本有11名现役职业拳击的世界金腰带拥有者,至于洲际头衔更是多达20位以上。

  而在2012年熊朝忠于WBC夺冠之后,中国官方才逐渐放开社会办赛——这一对职业拳击的紧箍咒。中国职业拳击比日本落后了30年以上,在很多方面需要进一步学习,才能有所进步。(周超)